公司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环保产业如何优雅地与资本共舞

来源:中国科学报

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环保政策的出台力度是空前的,带来的环保需求也是巨大的,目前我国环保产业规模已达4.5万亿元,逐渐成为新的国民经济支柱产业。

与此同时,PPP(公共私营合作制)、第三方治理、海绵城市、黑臭水体等一系列环保新概念催生出数以万亿计的巨大市场,吸引着各路资本竞相追逐。

“中国的环保产业已经进入大资本时代。”6月29日,在2016(第十届)环保产业创业**论坛上,E20环境平台董事长、首席合伙人傅涛表示,越来越多的环境价值和环境资产被资本识别,从资产变成资本,从资本变成融通,从融通变成金融概念。

不过,对于此前很少接触资本的环保产业,在融资的过程中仍然面临很多困惑,如何与资本共舞?在傅涛看来,环保企业要用资本的语言解读企业价值,要向资本回答自己能够持续赚钱的逻辑是什么。

环保企业要用资本的语言解读企业价值。

环保不是政府的“自说自话”

“长期以来,环境产业都是‘伪产业’,我们的甲方,也就是地方政府没有从性价比的角度认真地对待环保。”傅涛直言,环保是一个缓慢发展的行业,三四十年的国策也未能带动行业快速发展。环保产业的需求原点是政府的环境责任,但由于财权实权的不对等,导致政府缺乏做环保的信心。

“环保是政府的事,但不是政府自说自话,环境问题的解决没有政府是不行的,但仅仅依靠政府也是万万不行的。”在傅涛看来,资本是创业***好的伙伴,环境保护真正的基石是产业,引导资本进入产业,发现和解读产业价值,才能为环境产业整体增信。

但是,环境行业公共服务的公益性与企业经营的盈利性之间始终存在矛盾。“比如江南水务上市的时候,利润率达到10%,价格部门认为高了,但如果价格部门认为合适,上市公司的股价就一定上不去。”傅涛说。

除此之外,早期的环境企业还有着地域性特点,通过信息不对等来获利。而市场化的公共服务需要稳定的交流,需要企业在信息对称之下持续获利,构建商业模式。

在傅涛看来,在改善政企界面的同时,共创环境商道也是重点所在。“没有持续盈利的商道,就没有真正的环境产业,也不能真正和资本市场对接。一个企业靠关系、靠信息不对称发展,不可能得到资本长期的认同。有了商道,环境企业就不再是代工厂,才有了进一步生长的可能。”

傅涛表示,环保产业资本融通的时代已经来临。环境资产和环境价值越来越大比例地进入资本对价的范围,过去很多环境基础设施还停留在资产阶段,没有进入到投融资体系,现在则被资本识别,成为资本的对价工具。

另外,环境价值也越来越多地得到体现。“很多软性的,不能成为价值的东西,开始进入价值,如有机食品、绿色食品等。越来越多的环境价值和环境资产被资本识别,从资产变成资本,从资本变成了金融概念。”傅涛说。

“企业需要用资本与未来对话,资本要把握投资机会,需要识别产业格局,需要携手优良的企业和企业家。”国家环境保护技术管理与评估工程技术中心副主任张丽珍补充道。


与资本共舞仍存障碍

资本的嗅觉是敏锐的。在过去,环保产业并不被资本市场所待见,因为该产业的收益形式是低收入、稳定收益、低风险的,而房地产、股票等很容易获得更高的收益。但如今,其他领域的回报率下降,而环保产业在“十三五”规划预期、“水十条”发布、优化能源结构等相关政策的刺激下,正在呈加速发展态势,逐渐变成资本眼中有价值的项目。

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环保并购案例约120起,涉及交易金额超过400亿元,其中清华控股有限公司旗下启迪科技服务集团并购桑德环境的案例创下了环保产业的并购纪录,交易金额达到70亿元。

但是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国家资本和社会产业资本对环保产业的投入仍有差距。业内分析,这与我国所处的经济发展阶段不无关系。在追求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中国产业发展一直以正向制造为主导,而在环境逆向循环、逆向制造领域没有形成很大的规模。

“如何面对资本,如何利用资本,大部分环保企业其实并没有学好这一课。”在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李真圣看来,资本也并未完全读懂环保行业,金融资本在这个过程当中也感觉没有抓手。

傅涛觉得,由于环保产业以前很少接触资本,大部分企业没有经过资本的启蒙,不懂资本的思维方式,不了解客户语言,让资本看不懂。例如,资本的语言是面向未来的,需要企业告诉他们未来可以赚钱,而很多环保企业不讲未来,只讲过去、讲技术。

E20环境平台上等合伙人、**投融资专家彭锦根则分析称,目前,在金融端是“雾里看花易打眼”,环保产业的细分、技术、模式看不清;在产业端是“酒香也怕巷子深”,金融模式与技术思维、技术语言等无法对接。

“有的企业商业计划书都做不出来,全是技术和流程图,许多资本方根本不看流程图,而是看你能不能给我们带来商业价值。”彭锦根*后总结道,环保产业存在的痛点就是,需求侧旺盛,供给侧急迫,现有模式效率低,商业模式不清晰,技术转移对接不精准、不直接。

从项目时代步入品牌时代

为什么环境行业不能承受金融之重?傅涛认为,是因为行业中没有自己的产品,更没有自己的品牌,仅是用项目融资,都是6%~8%的收益率,没有品牌产品价值的附加,便没有高额的溢价。

过去二十年,环境设施经历了从无到有的快速发展阶段,部分领域尤其是垃圾焚烧、市政污水、城市供水已经或正在进入供大于求的低价竞争阶段。用户无法区分项目和服务的优劣,设施表象和价格成为核心标识。

“早期的基础建设时代都是以项目为中心,到一定程度后,我们就需要识别设施、服务、水平。我认为环境产业的产品时代,意味着环境服务需要形成一致性的品质和一致性的服务,要有统一的标识,便于用户识别优劣。”傅涛认为,正如游乐场中的迪士尼、城市商业中心的万达广场,环保产业也应该注重产品化和品牌化,这种新供给的标识将环境产业从原来的工程、项目时代引导走向产品、品牌时代。

“产品化与品牌化是有相互关系的,有公司品牌不一定有产品品牌。真正产品化的时代要有建设、运营、服务、营销、品牌、金融保障。如果仅是一个污水处理厂项目,金融就是工具,如果是希尔顿和万达广场,投资的才是产品。”傅涛说。

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修军表示:“要形成行业全方位的产业链,真正把环保产业打造成一个有品牌、有市场、有产品的产业链,那么在这方面,资本就可以有很深入的合作。”

“作为投资者来说,我们更愿意找到一个稳定、长期、可靠的标准。我们希望政府转变观念,在采购服务过程当中,能纳入到产业预算长期计划内,这样这个产业一定是光明的。”修军补充道。